從華為出走的那些創業高管
時間:2020-06-17 01:00:26 來源:百觀網

2017年十月,一個中年男人來到坐落于南昌的江西財經大學,他在眾人簇擁下走進學校禮堂。

這個男人是顧慶偉,他一手締造的鼎漢技術那時已頭戴國內軌道交通信號智能電源系統行業老大的光環。

多年以來,只有業績上下蹦極,例如2013年凈利潤同比大增376%,2018年又同比大降882%。

站在李一男對岸的鄭樹生頭一件事情不是冤責而是自省,究竟是哪里錯判了形式?成立公司后他時刻謹記首長教誨,積極貫徹組織方針,突出四個意識云云。

最后,部分公司本就依靠華為外包起家,業務慣性促使他們很難開拓新領域。

圈層決定資源,資源決定天花板,如果沒有與生俱來,也沒有因緣際會,那么就只有主動“混”圈子吸引大佬注意了。

任老爺子最喜歡看黨史與歷史劇,書里告訴他,老同志不思花鳥蟲魚跑去結社是要不得的。

干掉李一男自己就是太子,此役立下不世之功,勒馬回城的鄭樹生意氣風發。就像從北方歸來的燕王朱棣,手握重兵、功勛彪炳,下一個太子說不準就是自己??僧斆嬉娛ド蠒r,一切都出乎他意料之外。

就算離開華為數年,這些老華為人都把手中泛黃的華為股票視為珍寶,從未當廁紙扔掉過。

早先華米手環領一時之風騷,黃汪一度吃到Iot的螃蟹。不過隨著雷軍比出“5”的手勢(象征硬件毛利率不高于5%),華米手環就黯然失色了。

優秀的財務人員往往能夠培養他們靈敏的商業嗅覺,比如眼下阿里掌門人張勇就從財務部門一路做到了一把手。顧慶偉的經歷與張勇有類似之處,有大廠經歷,改換門庭后掌握權力。

顧慶偉自覺差得遠,想到了為自己的圈子來一次升級,上市前后他到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念了兩年經。

所有華為創業者中,唯有一人堪比李一男,不是鄭寶用,而是鄭樹生。

讓自己打洋人,最后又把自己賣給洋人鄭樹生始終想不明白,可眼下君命難違,他只得默默對首長說了一句堅決服從組織安排,言畢快馬加鞭揮淚上杭州。

好標的終究會被投資者熱捧,年初以來公司股價拔地而起,漲逾213.5%,實現翻倍?,F在齊勇恐怕要思考的問題不是給那些巨頭調節溫度,當務之急是如何調節投資者的熱度。要是哪天股價不舉,捧的那么高,摔下來可就疼了。

英維克進入精密溫控節能領域將第一個產品鎖定在機房溫控產品上。不日之后,英維克的機房溫控產品陸續進入阿里、騰訊、奇虎360等互聯網巨頭,還順帶拿下了華為、中興等通訊廠商。

品尚紅酒創始人張輝軍曾概括道,每天晚上9、10點,公司還燈火通明,這就是我們與其它同行的不同。

上市即新高,兩年后股價破發時,不知有多少接盤俠選擇割肉離場。

這種業績甚至都不能用變臉來形容,簡直就是換頭。

第一次是出生,決定落入何等身份的家庭;第二次在高考,985與211將決定進入社會的位階;第三次則是工作,擁有大廠背景,不說事事如意,至少報履歷的時候腰板兒也要硬一些。

那些離開華為的中年人們喊出“不拼爹,不拼娘,就拼背后十萬狼”的口號,希望凝聚各處山頭,彼此結盟互為支應。

齊勇敏銳地發現由于互聯網興起,硬件需求與日俱增,許多廠商開始自建數據中心。不過因為技術原因,那些硬件設備功耗很高,導致機房處于溫度之中,工作環境惡劣不說還容易損壞電子元器件,一言以蔽之:花錢又費人。

近些年,鄭的事業走得頗為順當。與同樣出自華為的張國鵬搞了個宇視科技,專門做公共安全與智能交通解決方案的生意。

假設從公司上市開始持有股票,捂了十年反倒錄得虧損,更讓人難受的是公司自上市以來,十年之間只有過一次大規模炒作,伴隨牛市偃旗息鼓,股價也隨之跌入深淵。

比如老華為人齊勇,離開東家后他盯上了溫控領域,創辦英維克,主營業務很有意思:致力于給各路科技巨頭降溫,確切地說是巨頭的大腦——數據中心降溫。

“C&C08”有兩層含義,一則是Country&City(農村與城市),另一層是Computer&Communication(計算機與通信),該項目名稱的后一層含義冥冥中預示了華為所崛起的兩大領域。

因此,進入大廠從事技術工作有好有壞,好的是起飛平臺高,跳槽容易;壞的也是起飛平臺高,要想創業勢必要尋求差異化道路。

2008年,老華為人俞渭華發起了一個叫做“華友會”的民間組織,當年他的工號是680,論資歷足夠老。

有華為系背景的創業者還有很多,除前面提到的宇視科技外,還有上證主板的禾望電氣、赴美上市的華米科技。

沒有找到任何深造細節,但一年之后北大光華新年論壇見到了他的身影。那屆大會上厲以寧告誡說要謹防經濟滯脹,黃奇帆提醒企業要抓住重組做大的機會,而張維迎則很有預見性地提出擴大內需。

1993年,他同李一男幾乎同時進入華為,同樣出身華為“黃埔一期”,同樣運作代號“C&C08”數字交換機項目,這是華為第一臺數字程控交換機型號。

個人知識水平高,業務能力強,又吹來徐徐政策風,顧慶偉擺正了體位一屁股坐到風口上:赴創業板上市。

廟堂與江湖中擁有江財背景的大佬頗多,經濟學家有吳曉求、樊啟淼,政界名流有來自中央者,有來自地方大員者,還有像用友、鼎漢技術這類細分領域龍頭的商界人物。

環顧二級市場倒是盛宏股份與鼎漢技術有得一比。

人生有幾次改變命運的機會。

去年四月登陸創業板,任市場起起伏伏,公司股價就像華為人的性格一樣堅韌不拔。

2012年心灰意冷的鄭樹生遞交辭呈,旋即出任迪普科技董事長。樹挪死,人挪活,徹底走出華為陰影后他仿佛換了個人,在新公司內部人們稱他是“一頭低調的野馬,樸素的外表里掩蓋著一顆狂野的心”。

三年時間,鄭樹生不辱使命打得港灣滿地找牙,還生擒叛首李一男;對外與思科掰手腕兒,暫且打了個平手。與此同時,這支后來被稱為“華三”的公司已經把營收從6億元做到了上百億。

突破機房后英維克并未止步,而是縱向拓展,例如新能源汽車車載空調和列車空調。

這次召見讓鄭樹生感受到首長無微不至的關懷,他自己是衢州人,任正非就命他去浙江組建新公司。鄭發現肩上的擔子很重,同時也很光榮,不僅要剿內匪港灣,還得替華為牽制外敵思科。

這群創業者尚未形成合力,究其原因有三。首先他們離職之時華為以硬件為主業,這些創業者又大多是技術人員。其次,華為管理縝密,組織化程度極高,這些創業者習慣操正步、聽指令,缺乏軟件創業者的想象力。

公司由三巨頭方興、肖學禮、盛劍明主導,其中肖、盛二人是標準的艾默生-華為系。翻閱公司高管資料能夠看到他們二人像左右護法,橫列于董事長兩側。

有錢賺的地方就有競爭對手,英維克也不例外,它的競爭對手便是艾默生。雖然艾默生將中國公司轉賣他人,但作為全球電氣巨頭,其優勢地位短期難以撼動。齊勇只能一門心思搞研發,特別是更節能、價格更低,他才可以靠著迅速崛起的國內市場挑戰宿敵。

鼎漢技術的董事長顧慶偉是華為系創業者中的異數,他沒有任何研發經驗。還在讀大三的時候他進入華為,畢業后無縫銜接在財經管理部干了將近四年主管。后來出掌山東華為財務總監,因為年輕有干勁,僅僅一年時間就晉升北方華為財務總監。

曾經他看到大數據,投入到機房溫控產品;后來新能源汽車成為大勢所趨,順道推出高效節能的溫控產品,而今他看到了“云”計算,不日之后英維克說不準能徹底征服科技巨頭。

眼光毒的投資者可以發現公司盈利能力與2010年以來轟轟烈烈的地鐵建設背道而馳,公司并沒有從中撈到什么好處。

任何新行業一旦有巨頭介入,那些原來的小嘍啰不是被吃掉,就是被趕跑,像王興、周鴻祎那種拿巨頭錢、罵巨頭娘、抄巨頭后門的創業者并不多見。

2008年以后,A股要開創業板的消息不脛而走,坊間揣測了一整年終于成了現實,當時共有28家企業享受到了政策紅利,鼎漢技術被幸運翻牌。

念完了EMBA并未給公司帶來多大收益,股價在二級市場上像絕緣體一樣趴著。即便拋出10轉10的高送轉方案,依舊未能刺激投資人的熱情。

比如進入華三的員工都像進入華為一樣收到公司發的睡墊;員工升遷考核遵循嚴格技術導向;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像華為一樣組織員工開民主生活會;從華為出來的舊臣無一不是華三高層,寵命優渥。

對千禧年創業的華為人來說,“華為”在許多領域并不是一塊大牌子,因此創業并不容易。即便創業成功,還得面臨圈層問題。

2003年仲夏的一天,任突然召見鄭樹生面授機宜,命他成立一支名曰“華為3Com”(簡稱H3C,后更名華三)的特種部隊,向港灣發起突襲。此外,還提醒他不要打華為旗號,要以美國公司的名義實施精準打擊。

離開華為的華三不再是鄭樹生心有所念的地方,而今他只是干掉太子的刀,首長要收入劍鞘。

自己的營盤也十分穩固,迪普科技的產品吸引了齊普生、移動、電信、中興等豪強。

在華為干了八年突然收到家鄉父老召喚,為了將跳槽的風險降到最低,很長一段時間他都按兵不動,老實做賬。

從有限的視頻資料看,齊勇談吐自然,面相老實,與很多華為系創業者動輒以傳承“華為管理哲學”,言辭鑿鑿懷著華為基因之人大相徑庭,他將更多時間用到思考之中。

中國股市挺像一個風云際會之所,每年都有各類事件供股民炒作,以新能源汽車為例,從鋰礦巨頭天齊鋰業,到汽車比亞迪,就連充電樁生產廠家也不落下。2017年上市的盛宏股份作為少見的炒作題材,連續十一個漲停板帶起了一波新能源概念股小行情。

給人打工不如回鄉創業,在外招攬兄弟不如與親兄弟合作,何況擁有專業財務知識與多年管理經驗都是公司創業階段所亟需的,顧慶偉終于整裝待發辭別華為加入鼎漢技術。

北大不僅是高校,它更是一個平臺,顧慶偉進入平臺得到了一次演講機會,開口第一句話就把自己放得很低,稱自己只是一個學生,登臺只為講述個人心路歷程,還不忘夸獎老院長厲以寧,強調自己治下的鼎漢技術就是要以身作則,技術興國,堅決不給實體經濟注水。

他拉來不少江財校友,例如后來的副總裁程燦、董事王生堂,還有幾位華為老同事。最開始主抓財務與市場,此后幾年逐漸從總經理坐上董事長寶座,公司羽翼日漸豐滿成為軌道交通信號燈領域的絕對霸主。

2018年年末,許多業績不振的公司都想借著報表公布之日為業績洗一次大澡,顧慶偉終于迎來表現機會,跳進澡堂子給了一份巨虧5.77億元的年報,第二年,一個干干凈凈、白白胖胖的鼎漢技術又站在了韭民面前。

空調占新能源汽能耗的30%,如果空調能耗降低,那么續航里程就可以得到提升。英維克順藤摸瓜,成為比亞迪這類新能源汽車大廠的空調供應商。另一邊,眾所周知高海拔、低氣壓的高原環境極其考驗精密儀器效能,英維克憑借產品穩定性又進入青藏鐵路。

華為創業者往往外功奇佳,專精于硬件是其與BAT一類科技公司最大不同,此外他們還有一種特別的素養。

2005年,艾默生再次發生動蕩,許多技術人員外出創業,齊勇拉著一大批技術人員投身創業。干老本行肯定不行,與老東家搶食是為不義,何況電氣領域早就有了幾家華為系公司,這時候創業還不如投靠來得劃算。

千禧年李一男出走創立港灣,跟老東家在一個盤子里搶食,這邊廂鄭寶用身體出現問題,任正非發現交換機產品從人才濟濟瞬間到了無人可用的地步。

走出華為,加入小米改換門庭的畢竟少數,大多數華為創業者云集到“艾默生-華為電氣”山頭,他們幾乎都成為電氣行業內各細分領域的佼佼者。

在齊勇治下,公司找準溫控這片沃土,提前布局產品線,無論是大數據還是新能源汽車,公司都能成為風口供應商。自2014年起,營收與凈利潤連續六年雙增長。今年一季度新冠沖擊全社會之際,公司凈利潤逆勢大增,同比增漲43%-85%,幾乎是華為系上市公司中業績最穩定的。

創業者與企業家常常被混為一談,其實二者有本質差異,創業者要票子,企業家要話語權。為此他們要么響應政策變成改開先驅,要么做成行業霸主回饋社會。

這些年華為在新能源汽車領域動作頻頻,去年上海車展上宣布推出第三代充電模塊,主打領域就是充電業務。網聯化、智能化、電動化的大趨勢下,這頭大象殺來極有可能將小廠商攆走,像盛弘這類業績乏善可陳者就首當其沖。

華友會曾聯系過華為,希望能在各方面得到組織支持,可得到的回復很有意味:不支持,不反對。

聽到消息的鄭樹生陷入沉思。當初奉命赴浙時,華為只給了一千多人,沒有給予任何糧草輜重。只憑老首長的器重與信任,他義無反顧白手起家,眼下自己境遇竟然還不如叛臣。

另外還有不少新進公司也初具規模,例如做物聯網的優點科技,新三板的績優股艾為電子、紅酒電商品尚紅酒、汽配電商開思汽配以及人工智能短視頻、照片處理應用Versa等等,華為系創業者的山頭日漸龐大。

任正非下詔,為李一男官復原職,出任副總裁兼首席電信專家,特賜玻璃辦公室一間供群臣觀摩,以儆效尤。另一面兒,給鄭樹生捎了個口信讓其候旨。不久之后管理層決定將華三以10億美元的價格賣給美國惠普。

像迪普科技的鄭樹生走出硬件山頭與深信服的何朝曦構建網絡安全,形成一脈不可小覷的“軟件系”。比如身殘志堅的陳湘宇也是其中一員,他走下華為流水線,隨一波創業大潮成為游戲領域一支不可小覷的力量。

轉載本站原創,請注明來源:百觀網-百姓觀察網

圖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立即與我們聯系,我們會在7天之內及時處理,管理員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聞排行榜
大家都在看
國家互聯網信息辦 監督管理 運營單位:北京思圓行方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通用網址:www.ywjdqv.icu m.baiguanw.cn(手機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百姓觀察網. 版權所有 未經協議禁止轉載具有版權的文章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交換友情鏈接QQ:378822888
京ICP備15038816號-1京公網安備 11010602130036號
离线看小说也能赚钱的软件 3分钟开奖时时彩打牌机 真钱手机棋牌 股票配资系统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任四 佳永配资是正规公司不 腾讯分分彩分析app软件 江西快3官方下载 上海11选5今天预测 山东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100元分辨真假钱窍门